是個中產階級


出了社會之後
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有著不錯的收入



也算小有品味
化妝品只用專櫃的牌子
屈臣氏的開架式品牌
她鳥都不鳥


雖然身上多數時候
穿的是Esprit或Oasis
但是出席宴會或三五好友小聚時
她也會穿她的Anna Sui去讓大家驚艷


事實上
對於名牌
她比誰都熟悉
她也有兩三個正牌的LV和Prada包包
事實上
她也很想買全身的Prada
只是受制於她的Budget Constrain


她內心
其實很艷羨那些她定義中所謂的『上流社會』的人
所以她想盡辦法
想要貼近那些所謂上流社會人士的生活
但是上流社會的生活到底是怎樣呢?
她其實也是一知半解
不過沒有關係
有所謂的時尚雜誌
細細訴說著上流社會的生活
所以
她想辦法用有限的預算
努力複製那貼近上流社會的奢華


她不再聽5566或伍佰了
雖然她聽不懂Giacomo Puccini的波西米亞人(La Boheme)到底是什麼鬼?
但是還好另外一項選單上
雜誌說最近BOSSA NOVA音樂很cool
她趕緊去買小野麗莎的專輯
聽著有品味的小野麗莎


或是時尚雜誌說
『爵士藍調正在流行』
她趕緊去唱片行
把她唯一知道的爵士樂手-Holliday
雖然她其實搞不大清楚Jazz值得欣賞的地方在哪邊
雖然她偶而覺得台北現場的Jazz似乎一付無精打采的模樣
但是她沒有問
她心想:『或許Jazz就是這樣。不是大家都說Jazz很慵懶嘛!』
不過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
這樣做她覺得很cool
讓她覺得階級提升


她到bar去
不再只點ice tea或可樂
她會點紅酒
一小口一小口啜飲著她有時覺得酸澀難喝的紅酒
事實上
她對紅酒的了解
僅止於Napa、薄根第、薄酒來等膚淺的字眼
但是
那不重要
因為時尚雜誌說
懂得喝紅酒
是個時尚且時髦的玩意


直到有一天
或許這是個值得紀念的一天
她在Brown Sugar聽著死氣沉沉的爵士
喝著難喝到爆炸的紅酒
看著整間吵雜和和她如同同一模組做出來的時尚男女
她突然體悟到一項真正的事情
在這資本主義的社會中
她永遠都當不成上流社會
她永遠都是平凡的一員
即使她努力做了很多的補救
依然像孫悟空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一樣
她永遠逃不出平凡的窠臼


她怨恨
自己沒有比別人高等
名牌沒有比別人的貴
她覺得自己在辦公室中的與眾不同
在姊妹淘中的高人一等
在這邊
似乎黯淡了


就在她準備對自己自暴自棄的時候
一個念頭擊中她
她頓悟了
瞬時
捻花微笑
腦門放光


『如果頸部以下無法不凡
那就頸部以上不凡吧』
這就是她的頓悟


從此
她不再純然迷戀時尚雜誌了
她改弦易章
她開始想讓她的思想
貼近她以前鄙視的大眾
她開始聽地下樂團
看非好萊嗚電影
她開始把父權、宰制、公平、關懷弱勢和貧窮嚷嚷上口
她開始讀一些例如『資本論』之類的書
雖然她並不是很懂
不過
她相信
當晚在Brown Sugar裡面的時尚男女
絕對不會讀馬克思


雖然因為過去受到的正統訓練不足
以致於她腦袋上的思想的樹
長得歪歪斜斜的
她依然相信
這樣的她
是獨特的


雖然她口中琅琅上口的『增加社會福利支出』、『不要債留子孫』、『復徵證所稅』等等政策
有多數是經不起嚴謹的經濟邏輯來檢視
她依然相信
這樣的她
比以前的她
要來得cool
她開始鄙視她以前曾經屬於的那一群人
認為她們醉生夢死
沒有思想
她以自己頸部以下右派
頸部以上左派
自豪


於焉
一個新的左派中產
在台北
誕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rst 的頭像
qrst

qrst

qr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